体彩十一运夺金技巧
職工文苑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動態 > 職工文苑 >

朝著幸福來的方向(金橋煤礦:卓曼麗)

濟能發集團 2019/08/13 11:24

朝著幸福來的方向

——我讀《此生未完成》有感

我今天推薦的這本書,是于娟的遺作《此生未完成》。

其實,我讀這本書,是在2016年。那時,我在即將轉崗前的焦灼里,我也在初孕女兒的欣喜中,我在迷茫和期待的兩重天里,我看不清來路,更看不到歸途。直到我看了這本書,讓我好幾天都淚水漣漣,卻也在眼淚的洗禮中,終于讀懂了我的幸福。

這本不厚的書,我看了整整兩個白晝,心情此起彼伏,時而熱烈,時而憂傷,時而沉靜,時而癲狂。一個別樣的女子,與我天涯兩隔,卻用堅強樂觀,幽默詼諧和閃光的智慧感動了我。

當我最終輕輕合上書的尾頁時,我對自己說,我將永生不會忘記這個悲傷的故事,我也永遠不會再翻讀這本用生命為代價的書。可我,卻在從那時到現在近四年時間,一直把它放在案頭。不讀,不想,不看,它卻始終提醒我,人生怎么可能會沒有遺憾,人生又干嘛要留有遺憾?做最應該做的事,不要再有“此生未完成”的嗟嘆了。

這本書的作者,于娟,32歲,老家山東濟寧,海歸,博士,復旦大學青年教師,2歲娃娃的母親,2009年底確診乳腺癌骨轉移,2011年4月離世。她在生命結束前的五個月里,忍受著癌癥細胞啃噬骨質,稍一碰觸,就全身刺痛近至暈厥的狀態下,以每兩天一篇博客文字的速度,與生命賽跑,為廣大讀者“無畏施”。

于娟說,我寫這些文字,哪怕能有一個人能從中獲益,對于她天上的亡魂也是一種莫大的安慰。

于娟寫“無畏施”。癌細胞分分秒秒地啃噬著她的骨頭,肝腸寸斷,錐心挫骨地疼,她像一個黑暗中無助的孩子,走在懸崖間的鋼絲上,隨時都有可能跌入深淵,粉身碎骨。但她卻抽離出身體最后一點能量,用微笑開出一朵花,像一個詼諧的段子手,給大家講了醫院——這么一個白色恐怖的地方中發生的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舍命產子的小瑞,視妻如寶的孔雀爺爺、不明就里捐腎的阿海……

于娟寫病中記。她說,“透過生死,你會覺得名利權情都很虛無,尤其是首當其沖的名,說穿了,無非是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即便你名聲四海響徹云天,也無非是他人的一時獵奇。各種各樣的人揣著各種各樣的心態唾沫四濺后,你仍然是你,其實,你一直是你,只是別人在談論你的時候,你忘記了你自己是誰而已。“

于娟寫對孩子的愛。“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育子成才,但可以用今天的行動告訴自己的孩子:你的媽媽不是懦夫,所以在你的人生里,遇到關鍵的人與珍貴的事,要積極爭取,可以失敗,但是不能放棄。”“我甚至想,哪怕就讓我那般痛,痛得不能動,每日像個癱瘓的人,污衣垢面趴在國泰路和政立路的十字路口上,任千人唾罵萬人踐踏,只要能看著爸媽牽著土豆的手蹦蹦跳跳去幼兒園上學,我也是愿意的。”

讀罷于娟的遺作《此生未完成》,雖然她堅忍不拔的意志、幽默樂觀的態度和落筆生花的才情佩服讓人欽佩不已,但如何去解讀于娟,如何在這本書中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份價值才是最重要的。她用生命寫的并不是一篇懺悔式的雞湯文,也并不是一篇“世事蹉跎成白首,恨不回頭重來過”的勵志文,而是用她對生命最真誠的感悟給我們講了她眼里的人生應該是個什么樣子?

有人說,當今社會的兩大毒瘤就是成功學和網絡,成功學讓人人趨之若鶩地想要成為他人眼里羨慕的人,而不是成為自己心里認可的那個人。于娟如是,我們亦如是。

怎樣規劃自己的人生,建立幸福指數可持續遞增的人生,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反思的問題。于娟說,浮云中看到的依然是浮云。在成功學洗腦的今天,如何“不畏浮云遮望眼”,需要我們從自我出發,深刻反思。

但是我能預料到的是,于娟用一場生死大劫明白的道理,講給我們,我們大部分人不一定明白,或者說是,即使明白了,但只是作為口頭上的座右銘而已,沒有真正地履行到生活里去。

佛經有一句話:因上努力,果上隨緣。對于無常的生命,不是說我們規避了于娟所說的“不熬夜,不瞎吃,不拼命工作”就能長命百歲,就不遭遇無常了。無常隨處不在,有些人生的“癌癥”的種子是天生的,有些是我們后天無法規避的,而當我們篳衫襤褸又激情滿懷地為生活奮斗而遭遇命運的不公時,我們如何處置?我認為于娟的生命感悟和佛經講的是一致的,那就是“因上努力,果上隨緣”——于人生,我們應當毫無保留生命的激情勇往前進,而于結果,我愿意隨遇而安,樂觀視之,淡然處之。

于娟已去,墨香長留。春風十里,不如把握當下,朝著幸福來的方向。



体彩十一运夺金技巧